Home The Borland I Know
Post
Cancel

The Borland I Know

(Originally posted to CSDN on Feb 20, 2006)

前言

知道Borland是因为使用Turbo C 3开始了我的编程学习,了解Borland则是因为李维的《Borland传奇》。痛恨Borland则是在这样的几天,在我深爱了它两年以后。

开篇

这一次Borland打算出卖IDE小组,其实可以看作是R&D的人员终于打算和一个变了味道的Borland说再见了。Delphi确实成了Borland的继子,虽然是Borland的两位创建者一手开始了这个辉煌的项目。难怪网路上面那么多人希望那二位买下IDE小组,重整旗鼓。可惜日子已经过了这么久,Philippe Kahn说Borland已经长大了,他不想接手,Anders Hejlsberg和Chuck Jazdzewski最近的表态我还没有来得及看,估计有了C# 3.0和Avalon的忙活,他们回归IDE小组的机会也不大了(除非MS买下这些IDE)。Inprise危机真的又要出现了。好在这一次IDE小组要离开Borland了,如果可以幸运的找到一个好的下家,说不定我们这些人还有的盼。不过,死牵着Borland旗号却要做ALM的那个Borland恐怕是维系不了多久,说不定会让Borland这个宝贵的名字暗淡无光了。

David I的计划

David I没有跳船而逃,John Kaster和IDE小组的人员都还在继续围绕路线图开发BDS。这些都给我极大的安慰。与紧盯着企业市场的BOD不同,他们眼中还是开发者最重要。如果可以顺利的得到投资,可以顺利的继续Delphi的开发,我想在这样一个社区的支撑下,Delphi至少可以像RemObjects的Chrome那样生存下去。如果从买Delphi赚到的钱今后可以全部(或者绝大部分)回到Delphi的开发上面,我想,这个时代还是没有几个开发工具可以与Delphi抗衡的。这样的分家至少可以保证我不需要继续深入学习ALM那些阳春白雪的东西了。

ALM的前景

我本来就是一个悲观主义的人。在ALM的市场上,一时半会我还看不出Borland有多大的”未来”。原本我对于ALM一窍不通,但是最近的使用让我觉得,Borland的工具在这个市场上不能算是十分的出色。例如StarTeam,抛去各式各样的高级功能,我仅仅发现和Visual SourceSafe有的那部分功能是我可以天天使用的。这样的话,我使用CVS会便宜太多,况且现在中国的很多企业也开始使用CVS了。不知道StarTeam的辉煌何日能够到来,虽然它也是十分的优秀。现在我没有马上转入CVS的阵营,一方面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另一个就是BDS的IDE还不直接支持CVS,反而是内置的StarTeam连接还不错。可是分家之后呢?如果Delphi可以增加CVS的支持,恐怕我就会毫不犹豫地使用CVS了。毕竟我可以看到CVS的源码,放心。

CaliberRM其实和StarTeam差不多。感觉和Word差不了太多,除了对于编程/软件方面有很大的侧重。但是连生成文档都需要呼叫Word,真是令人失望至极。我不知道谁会购买这样的软件。起码,程序员不会。至于项目经理们,我觉得他们恐怕也不一定会选择CaliberRM吧,因为选择的余地看起来是很大的。

至于Optimizeit,Blake Stone看好它也是很正常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同样,在这个领域中有太多的竞争者,Borland却没有明显的领先多少。

Together产品线不知道最后划入哪边,因为它实际上已经并入了IDE里面。如果跟着ALM,我觉得就会让十分不错的Together技术沦为Visio那样的绘图软件了。虽然网上不少评论对于UML还是有微词的,但是在做CBC架构重构的时候,Together for C#让我感到了极大的解放。我可以在Model级别完成重构,可以通过Audits和Metircs评价自己的编码质量。虽然一时还没有机会使用Together for Delphi,我对它是充满了信心(我不再使用ModelMaker,是因为它毕竟是一家比Borland小的公司,况且他们在MM for C#和MM for Chrome上面花了太多的精力)。

谁会来接单

这个是我,以及整个Delphi社群,如今最关心的话题了。

MS接单的话,JBuilder大概就完了(好在还有Eclipse)。InterBase也完了(好在还有FireBird)。C#Builder完了(好在我已经在用#D了)。Together肯定会被保留,因为MS独缺这个好东西。如果Delphi团队可以重回Anders领导下,说不定也可以浴火重生。至于Kylix和BCB的命运,则是难以判定。ATL的命运多舛就可以看出MS对于这两个产品的态度。

SUN接单恐怕已经不可能了。原本的JBuilder时代还可以有这样的奢望,如今却是完全的不可能。况且SUN全力支持Java都没有做稳Java的王座,Delphi这些Windows的东西想要在SUN手上生存也是不太现实的。

IBM全线转入了Java,Together和JBuilder这样的天造之和居然不是IBM急需的东西(它已经有了Eclipse和Rational)。况且IBM在《Borland传奇》中的名声实在太差。想想OS/2的命运,我觉得Delphi死在哪里都好,不要死在IBM手上。不过今天的IBM是不是依然是书上那个样子?如果还是那样的话,为什么败者组的Eclipse最终击败了连战连捷的JB呢?

BEA和Borland的合作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子,而且估计BEA仅仅会对Java产品线在意,所以,双B在这个背景下合并的可能性是十分有限。

Google的创新性以及和MS的不可调和性,使得网路上面大部分人对它寄予了希望。再者Danny Thorpe是Google的人了。如果Delphi可以回到他的船上,说不定可以延续下一个十年。然而,IDE是一个十分古老的行业了,和Google三天两头搞出来的令人眼睛一亮的技术相比,这个市场是十分残酷和收成不好的。那两位Google富豪会怎么选择呢?我只怕Google不敢接单,免得股票大跌,折了本钱。看起来Google收购IDE只会让Tod Nielson和BOD兴奋异常――持有Google的股票看起来还是一桩不错的买卖。可怜的总是用户。

Oracle的收购是很多人反对的。我个人对于Oracle的印象也是牛皮吹破的一团糟。所以我宁可使用FireBird也没有去摸Oracle。好在Oracle也是今不如昔,大概不会不顾这么多反对跳出来接招。

Apple接单的可能性也是今天才发现。既然CBX可以跑在Mac上面,这两家还是有点缘分的。况且Apple新近投入了Intel的怀抱。然而,Apple如今在我的心目中甚至都不是PC厂家了,而是一间像华旗资讯那样的卖MP3的公司了。Steve Jobs下一步不管做什么,我想都不会和Delphi的路线图有什么重叠吧。由于Cingular并没有掀起如同iPod一样的狂潮,所以我个人估计Apple最近的生意也不好做,难得腾出闲钱来买IDE。

其实网友们发挥了太多的想象力,为IDE小组寻找合适的婆家。不过我必须承认很多人是病急乱投医,完全没有分析最根本的事实。

  1. 第一个错误就是认为小公司们可以买下Delphi。除非是我搞错了,RemObjects的Chrome可是没有独立IDE的,大约只有VS的用户才会买他们的产品(这一部分用户还必须曾经用过Pascal/Delphi才好)。即使是Novell那样曾经不错的公司也不太可能――看看他们的Mono,连帮助文档都是在线的,还没有合适的IDE(没有用过MonoDevelop,因为Kylix肯定会好用的多)。Corel如今大概面临着极大的威胁吧,那个让我知道它的CorelDraw如今面临着Adobe+MacroMedia联军的冲击,怕是情况比Delphi还要危险。假如我是Corel的老总,今天我也会拼尽全力去迎战最棘手的对手,而不是买下不相干的Delphi。

Borland是一家不大的公司,然而,相比软件业大多数的公司,Borland的规模还是算得上”庞大”的。最终IDE部门如果被业内公司买下,那么大概就是我最先分析的几家大户吧(为什么没有CA,是因为我对它一无所知)。

  1. 第二个错误就是思路太狭隘。很高兴有人提议Borland的一些技术伙伴合资收购IDE小组。这无疑是最有力于Delphi等等IDE发展的一个选择,但是因为1中的分析,可能性不大。开源也是一样。由于所谓的Software Assurance协议的约束,Borland开源Delphi也必须负起相应的法律责任,所以,不到没人买单的情况下,开源不是Borland当前最佳的选择。

我和Allen Bauer的观点差不多,还是风险投资最合适。业内的公司收购IDE,必然会根据那家公司的需要修改Delphi路线图等等。这些似乎丝毫无助于Delphi等等IDE的继续发展。而风险投资则不会有这样一些麻烦。我想只要有钱赚,总会有人愿意掏钱。

其实要不是Lenovo刚刚收购了IBM PC业务不久,还处在消化不良阶段的话,我想这是中国企业收购国外核心技术的绝好机会。国内还没有什么编译器技术达到了Delphi的高度,IDE也是没有见到惊艳之作。如果有幸得到IDE小组这个宝藏,无疑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极大的提高。有了自己的CPU,有了自己的PC产业,有了自己的软件产业,还缺什么?金山都在用Delphi开发UI,而国内使用MS和Borland的IDE的单位更是数不胜数。为什么不买下人家优秀的东西呢?可惜金山太穷,怕是看到了机会也只能放弃。

结束

既然Borland R&D还没有灰心,我想,这一段传奇就还没有结束。十年多前在整个业界都在看Borland还能撑得了几天的时候,Anders和R&D的团队用他们的努力创造了一个不朽的神话――Delphi。今天,似乎是昔日重现。我期待会有一个好的结局。

后言

本来打算这段时间好好充充电,把Delphi网络部分好好学习一下的。可惜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几乎是逼着我投入.Net的怀抱。我也许会就此离开Delphi的领域,但是,一定会时时回望。因为Borland和Delphi的名字,似乎已经成为了挥之不去的印记。夏天到来的时候,我会穿起那件印着Borland名字的T-shirt,因为在我心里,那种精神是Never Gone的,而且到了那个时候,一切应该会有一个说法。

This post is licensed under CC BY 4.0 by the author.
Advertisement

Code Beautifier Collection BigFace version is ready to ship soon!

Roadmap of Stage 2.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